遵纪守法

我也喜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一张是要被抓起来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柯罗柯柯:

[表情包]

考完试了搞事,先画个联五2333333

啊啊啊啊啊这样的黯!!!这样的黯!!!!!

In middle of the school:

感谢我家丞相给我翻的漫画教材✘不然我这个垃圾无论如何也胡不出来xd
闹酒疯的黯多可爱啊!!!!【想太阳✘】

作茧自缚<1>

Jun@Milk Box:

名字还没想好……




======




王耀从他一万五千平米的床上醒来。




不,是从他1.5米宽的单人床上。




王耀的房间很小,才10平米,除了床,屋里还有一台半新不旧的电视,电视左边摆放着一台发售超过5年的游戏机,还是白色的,尽管它看起来已经成了奶油色。


电视柜里塞满了王耀的专业书,从入门的到他至今没能看懂的,古今中外的,都有。


散着头发的青年抹了把脸,踩上还算干净的褐色地毯,打开了唯一的窗户……很快地关上了它,就像有毒气在外面虎视眈眈——也差不多是那样,一到周末,他所在的这个小区就此起彼伏地响起电钻声、电锯声,似乎他们约好了要一起装修。


事实上这儿一年四季都充斥着各种噪音。




王耀本人倒对此容忍度颇高,房租便宜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


平时也就在家睡个觉,能在黄金地段只花三位数的房租,烧香谢谢祖上积德都不过分。




洗手间斑驳的镜子反射出王耀年轻的脸庞,说不上是一张帅气的脸,眼角微微的上挑乍一看有些唬人,上扬的嘴角却足以证明他是一个爱笑的,单纯的,长不大的孩子。




他已经27岁了,娃娃脸总是让人误会他的年纪,而当周围的人得知他的真实年龄后都会露出惋惜的神情。


他们总认为在这个年纪的男性已经进入了事业的上升期,即使没房没车,也总该是个小领导了,当他们得知王耀辞了公务员的工作后,眼中的惋惜甚至会变成鄙夷。




草草地擦去脸上的水珠,王耀用皮筋简单地把长发扎了个马尾,穿着短裤和T恤下楼了。


楼下就是一溜的早点摊,讲究些的摊位上还支着塌了角的红白太阳伞,这几天气温都超过了38度,太阳晒得皮肤发疼,有伞的早点摊明显生意要好于没伞的。




王耀倒没那么讲究,他往自己常吃的那一摊走去,摊主是个年过六旬的老头,见他来了,麻利地递过去一碗豆腐花,咸口的。




关于豆花该是甜的还是咸的争不出个所以然来,王耀是对美食来者不拒的,甜的好吃,咸的也好吃,好吃的东西哪有高下之分呢,各有各的风味嘛。




等王耀吃完一堆丰盛的早餐,T恤的后背已经湿了大片,他摸了把腰上的汗水,给老头一张二十块钱的纸币,拒绝了老头的找零。




“天够热的,买瓶冰的喝呗。”




就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了。




待人大方对现在的王耀来说也不知是个好事还是坏事,要在老家的时候,他也算是个富二代,铁饭碗,基本工资不高,可灰色收入多呀,家里的关系都在那儿,他不想当公务员后家里想给他开个店,可他也不要,他就是想离开家,看看自己能混成什么样。




现在可好了,住的地方还没自己家的卫生间大,工资除了交房租,吃个饱饭,剩下的还不够他以前买件衣服的。




作。


家里人都是这么说王耀的。




他之所以铁了心跑出来,另一件事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家里让他结婚来着。




王耀从中学起就对姑娘没兴趣,到了大家交流动作片的时候,他硬是把它当故事片看完了,全程一点儿脸红心跳都没。




这要是在小地方被传开了,绝对是件大事,王家是要绝后啊。




哦,忘记说了,王耀他是三代单传,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王大爷嫡亲嫡亲的宝贝乖孙。


王大爷有5个女儿,最小的是个儿子,也就是王耀他爸。老爷子虽然重男轻女,倒也是个能把一碗水端平的,没把儿子养成废物。从他那代起,家里就都跟国家机关沾点边,不是这个局就是那个所的,在当地提起城东王家,响当当的名头。


这人一上了年纪,日子过得太顺心,就会操心些有的没的,孙子首当其冲,受到了爷爷爱的关怀。




这不,电话又来了。




“钱够用吗?工作累吗?几时回来啊?”


王耀好脾气地应付着,在老爷子问要不要打钱来的时候骨气突然消失。




然后账上就多了5位数的钱。




谁会跟钱过不去嘛?




***




手中一但有几个钱就藏不住是王耀的坏毛病,他去超市买了一大袋零食饮料,给办公室在加班的人发了一圈,就没剩下多少了。


最近项目赶,加班的人只多不少。




吹着空调,喝掉最后一杯酸奶,王耀才打起精神工作。


因为半路出家的关系,他只是个助理,大可不必来加班,但是嘛,公司环境好,空调足,离家也近,还能蹭个饭补,王耀还是挺乐意来的。




他的上一任是个女孩子,毫无预兆的辞职了,招聘淡季王耀的简历就像一块发光的金子,被HR一眼相中。




午餐的外卖到了,王耀小跑着走到前台,从外送员手里接过披萨,转过身就撞上了一个人。




反作用力让他差点摔在地上,幸好及时被人拉住了。




王耀定睛一看,是个没见过的人。




金色的卷发,高大的身材,公司虽然规模不小,却也没到有外籍员工的程度。




正在王耀犹豫是要用英语还是汉语开口时,那人带着异国情调的声音让他感到一阵眩晕。


手里的披萨盒子掉了一地。




TBC.

呀!!

奶糖的奶:

「授翻」我们合体吧!
超甜的砂糖文!
图一图二是授权,正文走评论链接(被屏蔽哭了)

@棠梨炖奶 感谢帮我一路要授权的媳妇


这位外网太太是会中文的哦!大家多多鼓励(。・ω・。)ノ♡

我也爱法叔啊啊啊啊!!!

Espenddn:

最近真是掉dover坑了,尖叫。我都好多年没有为了动漫人物去画画了,撸张法叔,我更偏爱法叔,感觉眉毛作为团宠受到太多关爱了w有时间就把眉毛加进来的,要不是这两只我都忘了自己竟然是腐女

窒息了啊啊啊!!

LOTTIE~:

“How do you say goodbye to someone you can’t imagine living without?”

“I didn’t say goodbye. I didn’t say anything...I just walked away.”

-My Blueberry Nights

【dover】国旗内裤坠楼惨案

【尖叫!】

Nikkimars:

•亚瑟的国旗内裤被风吹到了楼下弗朗西斯的阳台上.学生AU.
•戏精弗朗茨
•用词粗鄙,文风诡异
•你管这叫文章? 段子吧
•反正很迷



---

这是个风大的城市。
亚瑟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但他做梦也没想过的是,即使他的确改装了防风晾衣绳,并且大部分时间都记得把晾干的衣物及时收进室内,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却还是妖风大作,并且卷走了一件他晾在阳台的衣服。
确切地说,是一条内裤。
亚瑟柯克兰瞪着空无一物的阳台陷入沉思。没什么大不了的。三楼的衣服常常会掉在二楼的阳台上,这再正常不过了。他没必要为此难为情,况且没人知道一条每个人都穿的内裤前一秒挂在谁的衣架上。
但不妙的是,这一条稍微有点儿特别。
确切地说,这是一条英国国旗图案的内裤。
没、没关系的,亚瑟。即使楼下的人的确猜到了这条内裤的主人,但如果你老实地坐在房间里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方发现迟迟没人认领大概就会扔掉的……吧。
咚咚咚。
响起了敲门声。
这个楼下的没脸没皮的、天杀的、该死的、见鬼的缺德事儿精。
确切地说,这个人正是他的好伙伴弗朗西斯。

---
即使已经提前预知了门外等待着他的是什么,鼓足勇气打开门时一眼见到对方举在手上的英国国旗还是吓得他双腿一软。
“干、干什么。”怂到声音发抖的英国人后退一步试图关上门。
“熟悉吗。”这位好心的邻居说。
“不熟悉!”他迅速搪塞。
“这不是小少爷你的内裤吗?”他站在走廊里大声说。
“是你妈!”在听见空旷走廊上连绵不绝的回声时心里防线瞬间崩塌的亚瑟失态地大叫,脸憋得通红抬脚就踹弗朗西斯,“不是我的!”
“噢天哪宝贝儿,你以为我不记得?”他躲开对方恼羞成怒的攻击,把这条让对方惊恐万状的内裤从眼前移开忍着笑阴阳怪气,“这不是上学期期终那天晚上去喝酒时你硬要当着全酒吧的观众脱裤子显摆给我看的漂亮内裤吗?这风骚的图案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现在你故意把这种可爱的小物件扔到哥哥阳台上一定是对我有所企图……”
“滚!!”他声嘶力竭生无可恋,“别再说了弗朗西斯,不然我让你从我阳台飞回你楼下的寝室,正像这条不知道是谁他妈的内裤一样!”
“我的天哪,你就不能小声点儿,”弗朗西斯捂着耳朵缩起脖子,这时反倒装模作样地皱眉颇为担心地四下张望,“这回全楼道的人都知道是你的内裤飞到我阳台上了。”
瞪大双眼的亚瑟一愣,试图关门的手松了一下,然后憋了口气用尽全力咣一声摔上了门。在一只胳膊被门夹掉前敏捷地闪身躲了出去的弗朗西斯惊魂未定地甩了甩手上的小国旗,撇嘴轻声骂了一句然后翘起一边嘴角坏笑了一下。他清了清嗓子朝走廊里开门探头观望的其他学生眨了下眼,向前一步侧身贴在门上。
“亚蒂——”他好声好气地劝道,“你真的不要了吗?”
门内没有回应。
“那我就当你送我的了啊,”他把这条倒霉的内裤捧在怀里用唱歌般的嗓音继续说道,“回去我挂在床头,别人问起我就说是亚瑟柯克兰半夜偷偷来找我时忘了带走的。那可真是美妙的一夜——啊,想想都脸红。我告诉他别叫出声,但他哑着嗓子喊我名字的时候……”
门毫无预兆地唰地打开了。被门撞到额头的弗朗西斯向后踉跄一步,呲牙咧嘴地低头揉脑袋。
“操你妈,弗朗西斯。”他目露凶光,“听清没,操你妈。”
“听清了。”弗朗西斯伸出一只手指手指百无聊赖地卷着发梢,“宝贝儿你这小嘴儿可真脏。”
“你就非得站我门口找揍?”
“是的,亲爱的小兔子。”他放下手抬起脸恬不知耻地坦白,“不欺负你仿佛我的生命都失去了意义。”
“行。我知道了。”亚瑟露出一个释怀的微笑,面朝对方眯起眼睛,放在身侧的两只手逐渐攥成拳头。
……
“啊别打!!对不起亚瑟!我错了!!哎我头发!…”


---
“你。”
王耀端着保温杯捅捅一脸不忿的亚瑟柯克兰。
“还有你。”
他又斜了眼旁边挂着熊猫眼可怜巴巴的弗朗西斯。
“怎么回事儿?”
两个肇事者短促地对视了一眼。
“我是好心的呀,宿管帅哥。”话剧社头牌弗朗西斯泫然欲泣,“柯克兰同学的衣服掉到我的阳台上了,我好心好意帮他拿上楼,结果换回的居然是一通毒打……”
仿佛遭受了天大的冤枉,乐于助人的波诺伏瓦同学哽咽起来。看到这一幕一脸不良的恶霸柯克兰歪了下嘴角不屑地嗤了一声。
在这个长卷毛大小伙子不值钱的眼泪面前老油条王耀不为所动,嘎吱嘎吱地嚼着嘴里的泡泡糖。“你,”他朝面色不善的短头发男孩儿抬抬下巴,“怎么回事儿,讲。”
低着头的亚瑟两手插兜不耐烦地抬了下眼皮,没听见一样又别开视线。
“嗨哟,还学会不吱声儿了。”王耀挑挑眉毛,“你挺酷呗,小伙子?”
一旁的弗朗西斯大声呜咽。
“行了行了,都高中生了。”王耀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又不是五岁小孩儿,什么事儿不能商量解决?都是自己同学,赶紧拥个抱就算和好了。”
弗朗西斯立即停止演技浮夸的抽噎,怯怯地瞥了一眼仍旧黑着脸的亚瑟柯克兰。后者终于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瞧着宿管。
“啊?”
“哎呀这孩子。”王耀心不在焉拧开杯盖瞧瞧自己泡的茶,“多大点事儿,有什么害羞的。你看你把他揍成那个鬼样子,人家不都原谅你了?”
当亚瑟转头瞪着弗朗西斯时对方乖巧地点头。
“行行行。抱一抱然后上楼干自己事儿去啊别浪费时间。”
亚瑟咬紧牙关像看鬼一样看着假笑着朝自己凑近的弗朗西斯。冷静。抱一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当弗朗西斯故意掐了一把他的腰还凑过来跟他说悄悄话时就另说了。
“我们之间的第一千九百零四次小对决是我赢了,亚……!”
“哎!!刚说好别打了!你俩有完没完,住手!!”
——这批学生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王耀无奈地想。




Fin.
什么玩意儿.没脸见人了.

这个阿尔!!!这个阿尔!!!!!啊啊啊!!!!!!

落樱低语:

作者找回了自己的二号图画本,更新庆祝。
跟风改图(对不起我没找到梗源),后面是我总结的元素表情包#(滑稽)
怕不是脑子有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苟

昼道:

各位好,这里是【十分不走心的】活动宣传【这宣图也是够直男审美的了

……咳排版不是重点呀!重点是——

今年露诞咱们露中党稍微停一停,不去掀棺材板好嘛??

咱们来,说,书,嘛!xxx

详情请点开大图查看!

不来在世界的中心大声呼唤“露中你俩结婚去啊”吗?【误

不来亲身咆哮一下“愿你俩幸福99万古长青”嘛?

起来!不愿被捅刀的党员们!起来!全世界想给露中证婚的同志们!

在12月25日这天失去的只是一块棺材板【?】露中俩得到的依然是整个世界!


【我编不下去了我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