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纪守法

我也喜欢。

王黯在某些方面奇怪的占有欲

我发誓在世纪大坑填完之前再也不开坑了……急急忙忙地写完……
呃……其实是自己奇怪的欲望,强行安在了王黯身上qwq。
ooc预警!!!露中异色注意避雷qwq

1.王黯的精神一直都不是很好,下午觉一直都是他从小到大雷打不动的习惯。一直勤工俭学的他晚上都要去一个酒店值夜班,有时还会去给初中生做家教。如果不睡下午觉,那他晚上便会很没有精神,说不定还会直接昏睡在大街上。

“小黯……”维克多从背后环抱住王黯。王黯一个炸毛,在他怀里不断地扭动着。然而体型差距让前者把他扣得严严实实。

“维卡,放开我!老子现在没空陪你整什么幺蛾子!”王黯掰着维克多的手臂。

“不要,我要和小黯一起!”维克多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撒娇意味。没有强迫,但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却很不安分地在王黯的脖子边蹭来蹭去。

“操!”王黯被抱地死紧,有些喘不过气来。这只黑熊不达到目的是不会放开他的,王黯心想着,眼睛一溜,把目光停在维克多的红围巾上。维克多的围巾是他妈妈亲手给他织的。对于最珍贵的东西,维克多都是随身携带。

当然,王黯也是他最珍贵的。既然不能随身携带,他就天天粘着着。

有了。王黯灵机一动。

“如果小黯不同意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哦~”维克多的态度急转而下,由之前的撒娇式变成了威胁的口味。

“去你的!”王黯看着挂在维克多身后的红围巾,灵活地用脚一勾。围巾一直是维克多的敏感点,甚至比身体的任何部位都要敏感。王黯的脚触碰到他围巾的一刹那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敌意,情不自禁地手一松。王黯乘机扭出维克多的臂弯,眼疾手快地扯着维克多的围巾,另一只手抄起桌子上的一把剪刀。“听话,维卡。让爷好好睡会。”锋利的刀刃对着围巾,王黯开始有些犯困了。他的午睡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这一个半小时之内他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即使是维克多。

“小黯。”维克多有些委屈。他想进一步靠近王黯,但又怕自己的围巾真的会毁在王黯的手下。他清楚王黯的性格,把他惹急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王黯看着自家小熊哀怨的眼神有些心软。打了个长长的哈切,把剪刀随意地丢在一旁。“算了,一起休息吧。先说好,你要是敢对老子动手动脚,老子就打断你的腿!到时候就别怪老子让你一个人爬着去医院。”说完狠狠地把围巾一甩。维克多开心地一个熊抱扑了上去。“小黯最好了,最喜欢小黯了~”

王黯摸着维克多柔软的头发,熟悉顺滑的手感让他的心情迷一样地好起来。

真是个笨蛋啊……不过,他自己也是。

“好了,放开我。”王黯一抬腿装做要踢对方的裆部,维克托凭着感觉闪开了王黯的假进攻。
这估计是他们最有默契的地方了。

一个半小时后。

王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维克托整个人几乎趴在他身上,

压得他不能动弹。所以说,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家伙一起睡觉啊!王黯真是恨不得一脚把维克托踹醒来。但是看着那张眉间柔和毫无防备的睡脸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

真恶心……王黯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一边往维克托怀里钻了钻,紧接着响起了慷慨激昂的英雄进行曲吓得两人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王黯一半是被音乐吓起,一半是被维克托吓醒。

维克托在王黯正要暴走前维克托十分及时地关掉了音乐。再慢一点,手机就保不住了……维克托心疼地护着他攒了很久才换的新手机。

“你要吓死老子啊!”王黯习惯性地一脚把维克托踹下床,不料维克托的围巾居然被紧紧地夹在床和墙之间。维克托短促而欺凌地“啊”了一声,王黯见眼前突然出现惹眼的红色下意识地猛地一扯。而恰恰就是这一扯围巾被“刺啦”一下扯坏了。半截拽在王黯和床之间,半截和重心不稳的维克托一起“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王黯傻眼了,愣愣地看着手上的半截围巾。维克托揉着脑袋从地板上坐起,虽然不知到发生了什么,但也大致猜到了……

王黯迫使自己表现地很冷静,但心里其实已经怂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小熊会冷冰冰地看着他。不管他怎么闹事维克托向来都是由着他闹,然后一把把他拥入怀中哄他。

怎么办,要不要道歉……维卡的本体被他弄坏了,会不会黑化……王黯想得心里发麻,但仍然强装一副自己十分社会的样子。

“喂,感谢本大爷吧!要不是老子你就被勒死了!”王黯很真诚向维克托道歉。然而维克托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地板上,冷冷地看着他。

不会吧???王黯拍了拍维克托毛茸茸的脑袋,捧着他的脸从他的眼里看到自己无措的可笑神情。

人……人没坏吧?“你要是再不理我,老子就一脚踹死你。”王黯的话很有威慑力,听上去却软绵绵地,一点力度也没有。但就是这句话维克多再也装不下去了,忍不住“噗呲”笑了出来。

王黯立马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刷”的一下脸气的通红。“敢耍老子,你皮痒了是不是!”然后对着维克托的肚子就是一拳,扔下他的小熊一个人缩在地上疼地打滚。

虽然被维克多耍了很不爽,但是……王黯脑海里又浮现出维克多那双从未对他展露过的冷冰冰的眼睛,不免心一紧。他知道那条围巾对维克多很重要的,然而就这样被他弄坏了。虽然王黯也算是救了维克多,但他再怎么社会良心还是会痛的。王黯看着镜子里有些狼狈的自己,做了几个深呼吸开始洗脸。他洗的很慢,等他的小熊自己滚过来。

果然不出五分钟,维克多又粘了过来。围巾没有再拖在他的身后,恰好缠了两圈在脖子上。王黯觉得有些空落落地,看着不舒服。

“小黯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维克多拿起一把牛角梳给王黯梳辫子,王黯在镜子里看到那双委屈的红眼睛里闪过一丝责备。

“好了好了,对不起了维卡。……但是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就已经被勒死了!所以你还是得感谢我。”王黯这次终于肯好好道歉了,还省去了那些十分社会的自称。墨丝在维克多的之间游离,像是在安抚他。

“今天晚上本大爷去给你买条新的,怎么样?”王黯小心翼翼地问。他知道无论怎样都比不上那条他弄坏的红围巾,但他只能这样弥补维克多。

维克托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进而提出一个新要求:“我今晚还要和小黯睡。”

得寸进尺吧你!王黯不屑地“哼”了一声,心里却有些高兴。

2.
晚上。

“维卡!这里人多别乱跑!”王黯扯着维克多的衣领——往常都是直接扯围巾。维克多乖乖地搂着王黯的胳膊,还十分贴心地蹲下来了一点。王黯自有办法教训他家的小熊,毫不客气地捏着维克多的耳朵拖着走。

“小黯疼疼疼……!!!”

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啊小黯快看那个!”维克多指着不远处挂着的一条正在大甩卖中的绿色围巾“那个颜色真好看!我想要那个!”

“你如果想被原谅,我也不是不可以。”王黯一点也不想跟维克多开这种低劣玩笑,松开维克多的耳朵开始掏钱。

维克多赶紧抓着王黯的手打哈哈“不不不我们再看看吧!”

王黯朝维克多翻了个白眼,对方回报一个温暖的微笑。

王黯别过脸,把羞涩隐入维克多看不见的人潮。

“维卡。”王黯停下脚步,指着一家商店橱窗里模特脖子上的一条米白色的围巾。那条围巾挺长,不过感觉维克托喜欢长围巾,上一条围巾就喜欢长长地拖着一段。虽然价钱有点贵,但是看上去确实挺适合他家的小熊。

“那个可以吗?”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指着橱窗里的模特。维克托不顾旁人眼光兴奋地把王黯抱起:“小黯跟我想的一样呢,真开心。”然后又在旁人的惊异的眼光中被王黯揪着耳朵拖进商店。

“维卡,你真是一点也不客气。”

“小黯也会给我买的对吧?”

“……闭嘴。”

3.

第二天。

王黯理了理维克多的围巾,让它可以好好地裹住自家小熊的脖子。但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王黯强制性地要求维克多的围巾不能拖太长。万一哪一天维卡真的把自己勒死了,他去欺负谁?

“你要是自己把自己勒死,爷爷我每年都要带着孙子们狠狠地在你的墓前笑一通。”

“小黯才不会这样。”维克多看着王黯粉红色的耳根,

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忍不住凑上去蜻蜓点水般地偷亲了一口。小黯害羞起来真可爱啊,就是……

“混蛋!敢对老子下手!”王黯冲着维克多的肚子又是一拳,维克多日常倒地打滚。王黯拍了拍自己发热的脸颊——真没出息!

就是太凶了……维克多噙着眼泪在地上呜咽。

王黯把维克多拉起来“别在这里给老子丢人现眼!多大的人了……”

“王黯学长好!”一个不知名的小学妹突然跳出来,两个人都吓得后退了几步。小学妹看着维克多那委屈的表情和眼角的泪水,再看了看一脸凶巴巴的王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嘿呀,王黯学长你又欺负维克多学长!”

“该打!”王黯作势又要去打维克多。仿佛在暗示女孩:你要是还不离开,我就继续打他,把他打到残废。
王黯对这个自称是学妹的女孩毫无印象,他一直都是个脸盲。就是认识,他也会迅速遗忘。

而小学妹被王黯逗笑了,弹跳着蹦到维克托身边,对维克托换了新围巾表示新奇:“学长居然换了新围巾?你从前那条呢?这条围巾真漂亮,很适合学长呢!我也好想要一条一模一样的。”

“被小黯弄坏了,小黯买的……”话还没说完王黯把维克托的话掐进大腿根部。“疼疼疼疼疼……!”维克托吃痛闭了嘴。

真是什么都招供啊!王黯突然感到有些不爽。女孩痴痴地笑了一会,终于感受到了王黯敌意的目光。
聪明的人往往都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小学妹朝两个学长招了招手:“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学长们再见!”

“再见……”维克多还没说完就被王黯一把拖走。

“你以后要是在多嘴,我就把你的嘴撕烂!”王黯突然转过身,凶巴巴地盯着维克多“听见没有!给我点头!”

维克多:QAQ

4.

王黯按下电梯下楼键,手里是刚刚为初中生补习赚取的学费。心里正盘算着该怎么用这笔钱。电梯旁显示屏上的数字一点一点地接近王黯所在楼层的数字,终于定格在了一个数字。

电梯门开了,王黯正想着要进去,却跟来人撞了个正着。

“对不起……王黯学长?”紧接着就是尖尖的女声。王黯抬头,半熟悉半陌生的感觉伴随着心中暗涌的恶心情绪混杂在一起。陌生是因为他完全不认识眼前的女孩,熟悉是因为女孩脖子上米白色的围巾。他不会看错这条围巾,这条围巾是他给维克多看上的,怎么可能会看错
——和维克多的新围巾一模一样!

小学妹见王黯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她的围巾上,高兴地转了个圈好让对方欣赏个够。“怎么样?好看吗?和维克多学长的围巾一样哦……哎,学长,学长?”小学妹看着王黯不等她说完就从她身侧绕过走进电梯。什么嘛,真是没礼貌……算了,以后还是少和王黯学长接触吧……太可怕了。

“叮咚”

维克多看着王黯正一脸黑线地冲出电梯。还没等他扑上去,王黯就快步走到他的身边,灵活地把维克多的新围巾挽了几个圈,然后用力一扯把维克多那张一脸懵逼的脸扯进。维克多感觉王黯的鼻息正扑在他的脸上,快要把他的脸熏红了。

“小……小黯……”维克多一时没琢磨出王黯的心思,看着那张怨气重重的脸吓得维克多说不出话来。

“脱下来。”王黯的声线低得吓人,维克多懵逼。脱……脱什么?

“小黯你是认真的?”

“蠢熊!”王黯要被维克多气死了。他可没耐心一直跟维克多解释这个解释那个,几下几下把维克多的围巾除下,拽在手里。维克多感觉不对,一把握住王黯的手腕“小黯你要做什么!”

“扔了它。”王黯的语气冷冰冰地,想甩开维克多嵌着他的手却根本挣脱不料。

“小黯!”维克多用力地晃了一下王黯的手臂。王黯恍过神来,看着维克多焦虑的眼神,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分了。

“维卡,听话,我会帮你找到更好的。”王黯摸了摸维克多的脑袋,舒服的奶白色发丝在修长的手指间游动。维克多被摸得舒舒服服,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舒服的声音。

“为什么呢小黯……我都搞不懂小黯这是怎么了。”维克多蹭着王黯的手,声音软绵绵地。

为什么?因为我讨厌别人和你一模一样。我讨厌别人看中了老子看中的东西,然后去买和老子喜欢的同一样的东西。只是因为,这条围巾是老子看上的——他当然不能这样跟维克多说。

“我要给维卡一个惊喜。”王黯认真地说。他的维克多是独一无二的,什么都要是独一无二。

“那好,我等小黯。”维克多有些恋恋地看着王黯手里的围巾“不过……小黯,这个……”

王黯不由地眉头一皱,没好气地把围巾搭在维克多的脖子上。维克多察觉到王黯奇怪地小情绪,趁小个子的东方人一个不注意把他圈入怀中“小黯送给我的东西。哪怕小黯不喜欢,我也会喜欢的。”

真是个笨蛋啊!

5.

“哦,稀客稀客——有什么事吗?”

王黯从背包里拿出两截断掉的围巾:“我不小心弄坏了维卡的围巾,我希望你能帮我修好它。”

亚瑟一脸黑线地看着门口站着的王黯“可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干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

王黯吃惊:“你不是会绣花吗!”

于是在一阵shit开头的辱骂声中王黯被赶了出来。王黯有些恼火地看着手里的围巾。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一针一针地去缝起来吗?

可是……这样好丢人啊……想到这里王黯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条让他恼火的奶白色围巾,以及那张让他根本把持不住的娃娃脸。王黯叹了口气。谁叫是他弄坏了维克多的围巾?虽然他家的小熊不在意,但是这不代表他不在意啊。

求人不如求己,干脆把这条坏掉的围巾接起来吧。至少这条围巾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不再会有第二条。

维克多也是独一无二的。他王黯,要的就是独一无二。

6.

几天后的图书馆。

“栗子,你的新围巾真好看!”小学妹的闺蜜托起女孩长长的围巾赞叹。“摸起来好舒服啊!上哪买的我也要买一条!”

“在夜市买的哈哈!”小学妹滔滔不绝地讲着围巾的经过“上次上学的时候在路上遇到维克多学长,围得就是这条围巾!当天晚上我就去夜市泡了一个晚上才买到的……”

“可是,维克多学长他……没有新围巾啊?”闺蜜指了指在书架前翻书的维克多“你看,还是那条红围巾。”
小学妹皱了皱眉。怎么又换回来了呢?新围巾明明比旧围巾要好看多了啊。

“可能是洗了吧。”别人的事,就不要管那么多了。

维克多把书放回书架,一扭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小黯来了啊?”维克多笑眯眯地,仍由王黯捏着他的脸。

“快离开这里,太安静的地方晦气。”王黯拉着维克多的围巾。

还是这样顺手。

维克多也不反抗,习惯地让王黯扯着他走。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小黯要那么做……我是说丢掉围巾的事情。”

“怎么,这样你不开心吗?”王黯说着扯了扯那条重新接起的红围巾,露出一排整齐的针脚。

他可不想把那么丢人的小心思讲出来,光是想想就让他红了耳根。

维克多愣了一两秒,随即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当然开心了。”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