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纪守法

我也喜欢。

王黯在某些方面奇怪的占有欲

我发誓在世纪大坑填完之前再也不开坑了……急急忙忙地写完……
呃……其实是自己奇怪的欲望,强行安在了王黯身上qwq。
ooc预警!!!露中异色注意避雷qwq

1.王黯的精神一直都不是很好,下午觉一直都是他从小到大雷打不动的习惯。一直勤工俭学的他晚上都要去一个酒店值夜班,有时还会去给初中生做家教。如果不睡下午觉,那他晚上便会很没有精神,说不定还会直接昏睡在大街上。

“小黯……”维克多从背后环抱住王黯。王黯一个炸毛,在他怀里不断地扭动着。然而体型差距让前者把他扣得严严实实。

“维卡,放开我!老子现在没空陪你整什么幺蛾子!”王黯掰着维克多的手臂。

“不要,我要和小黯一起!”维克多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撒娇意味。没有强迫,但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却很不安分地在王黯的脖子边蹭来蹭去。

“操!”王黯被抱地死紧,有些喘不过气来。这只黑熊不达到目的是不会放开他的,王黯心想着,眼睛一溜,把目光停在维克多的红围巾上。维克多的围巾是他妈妈亲手给他织的。对于最珍贵的东西,维克多都是随身携带。

当然,王黯也是他最珍贵的。既然不能随身携带,他就天天粘着着。

有了。王黯灵机一动。

“如果小黯不同意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哦~”维克多的态度急转而下,由之前的撒娇式变成了威胁的口味。

“去你的!”王黯看着挂在维克多身后的红围巾,灵活地用脚一勾。围巾一直是维克多的敏感点,甚至比身体的任何部位都要敏感。王黯的脚触碰到他围巾的一刹那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敌意,情不自禁地手一松。王黯乘机扭出维克多的臂弯,眼疾手快地扯着维克多的围巾,另一只手抄起桌子上的一把剪刀。“听话,维卡。让爷好好睡会。”锋利的刀刃对着围巾,王黯开始有些犯困了。他的午睡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这一个半小时之内他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即使是维克多。

“小黯。”维克多有些委屈。他想进一步靠近王黯,但又怕自己的围巾真的会毁在王黯的手下。他清楚王黯的性格,把他惹急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王黯看着自家小熊哀怨的眼神有些心软。打了个长长的哈切,把剪刀随意地丢在一旁。“算了,一起休息吧。先说好,你要是敢对老子动手动脚,老子就打断你的腿!到时候就别怪老子让你一个人爬着去医院。”说完狠狠地把围巾一甩。维克多开心地一个熊抱扑了上去。“小黯最好了,最喜欢小黯了~”

王黯摸着维克多柔软的头发,熟悉顺滑的手感让他的心情迷一样地好起来。

真是个笨蛋啊……不过,他自己也是。

“好了,放开我。”王黯一抬腿装做要踢对方的裆部,维克托凭着感觉闪开了王黯的假进攻。
这估计是他们最有默契的地方了。

一个半小时后。

王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维克托整个人几乎趴在他身上,

压得他不能动弹。所以说,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家伙一起睡觉啊!王黯真是恨不得一脚把维克托踹醒来。但是看着那张眉间柔和毫无防备的睡脸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

真恶心……王黯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一边往维克托怀里钻了钻,紧接着响起了慷慨激昂的英雄进行曲吓得两人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王黯一半是被音乐吓起,一半是被维克托吓醒。

维克托在王黯正要暴走前维克托十分及时地关掉了音乐。再慢一点,手机就保不住了……维克托心疼地护着他攒了很久才换的新手机。

“你要吓死老子啊!”王黯习惯性地一脚把维克托踹下床,不料维克托的围巾居然被紧紧地夹在床和墙之间。维克托短促而欺凌地“啊”了一声,王黯见眼前突然出现惹眼的红色下意识地猛地一扯。而恰恰就是这一扯围巾被“刺啦”一下扯坏了。半截拽在王黯和床之间,半截和重心不稳的维克托一起“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王黯傻眼了,愣愣地看着手上的半截围巾。维克托揉着脑袋从地板上坐起,虽然不知到发生了什么,但也大致猜到了……

王黯迫使自己表现地很冷静,但心里其实已经怂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小熊会冷冰冰地看着他。不管他怎么闹事维克托向来都是由着他闹,然后一把把他拥入怀中哄他。

怎么办,要不要道歉……维卡的本体被他弄坏了,会不会黑化……王黯想得心里发麻,但仍然强装一副自己十分社会的样子。

“喂,感谢本大爷吧!要不是老子你就被勒死了!”王黯很真诚向维克托道歉。然而维克托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地板上,冷冷地看着他。

不会吧???王黯拍了拍维克托毛茸茸的脑袋,捧着他的脸从他的眼里看到自己无措的可笑神情。

人……人没坏吧?“你要是再不理我,老子就一脚踹死你。”王黯的话很有威慑力,听上去却软绵绵地,一点力度也没有。但就是这句话维克多再也装不下去了,忍不住“噗呲”笑了出来。

王黯立马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刷”的一下脸气的通红。“敢耍老子,你皮痒了是不是!”然后对着维克托的肚子就是一拳,扔下他的小熊一个人缩在地上疼地打滚。

虽然被维克多耍了很不爽,但是……王黯脑海里又浮现出维克多那双从未对他展露过的冷冰冰的眼睛,不免心一紧。他知道那条围巾对维克多很重要的,然而就这样被他弄坏了。虽然王黯也算是救了维克多,但他再怎么社会良心还是会痛的。王黯看着镜子里有些狼狈的自己,做了几个深呼吸开始洗脸。他洗的很慢,等他的小熊自己滚过来。

果然不出五分钟,维克多又粘了过来。围巾没有再拖在他的身后,恰好缠了两圈在脖子上。王黯觉得有些空落落地,看着不舒服。

“小黯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维克多拿起一把牛角梳给王黯梳辫子,王黯在镜子里看到那双委屈的红眼睛里闪过一丝责备。

“好了好了,对不起了维卡。……但是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就已经被勒死了!所以你还是得感谢我。”王黯这次终于肯好好道歉了,还省去了那些十分社会的自称。墨丝在维克多的之间游离,像是在安抚他。

“今天晚上本大爷去给你买条新的,怎么样?”王黯小心翼翼地问。他知道无论怎样都比不上那条他弄坏的红围巾,但他只能这样弥补维克多。

维克托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进而提出一个新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