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纪守法

我也喜欢。

【红色组】关于俄杜马团访朝的新闻梗

算是上一篇的后续吧……
纯糖





“朝鲜与俄罗斯正在走近,莫斯科有可能接过北京对朝鲜的影响力,北京肯定不是滋味。”

伏特加酒瓶在半空中悬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多喝上几口就被收起。伊万抖了抖手里的报纸不动声色。西方媒体向来喜欢搞事,照这么个说法像是中国在吃俄罗斯的醋一样。以中国外交部的尿性,别说吃醋,他们才不会当一回事。

朝鲜不太平。伊万收起报纸感叹。几口烈酒下肚,烧得胃袋暖烘烘地,舒服极了。地铁到站,伊万顺着人流走出地铁,下意识地拉高了围巾。

是啊,才不会当一回事……

电梯缓缓驶向地面,温度明显地一点一点地升高,就如同伊万急转而下的心情。虽说国事不能和私事扯一块,但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胡思乱想。

小耀……伊万念叨着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名字,梦里温暖的琥珀色眸子是几经波折投射在他心上的阳光,自存在后就从未离去,温度却时暖时寒。

中/国也好,王耀也好,都不会在意。

人流冲散,伊万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身上都笼着一层纱,在一团团薄雾中来回穿梭。伊万不知道哪根经抽了,摸出手机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北京和莫斯科相差五个小时,这个时候北京是凌晨。伊万苦笑着注视那串号码,可并不打算挂断。

铃声响了一会。

果然在睡觉……伊万正想挂掉电话,却就在这一刻对方接通了。伊万心脏漏了一拍,手机差点抖出去,接稳了以后小心翼翼地放在耳边:“Αλλο?”

“有事吗?”大陆另一段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刻意压抑烦躁。

“Я хочу тебя(我想你了)”黏糊糊的声线。

“哦……不是才在越南见过吗?”好像在翻身。电话那头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伊万的神经。

越南啊。伊万想起十几天前确实和上司去过越南,可那个时候一直都是阿尔弗雷德这个神经病一直拉着王耀谈生意。这家伙跟着他家上司一块在北京好吃好住了好几天,生意上的事情本来就是上司之间的事情,那个家伙抢什么戏,瞎掺合些什么?就算真有要谈的,两天还谈不完吗?明摆着就是要气他……要不是当时弗朗西斯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拦着,他一定,一定要……

“伊万?”王耀感觉对面半天没有吱声有些担心。

他一定……

一定……

“没什么。”轻飘飘的声音混在寒风里穿透无线电听上去格外地刺耳。王耀下意识地把手机拿远了点,再看手机多放已经挂断了。

他能做什么?如果时间可以倒流,阿尔弗雷德还是会在他们握手的那一刻把他的手拍开一把夺过王耀的手,然后揽着他的肩走远,而他能做什么?冲上去捶死那个家伙?在媒体面前?不能。弗朗西斯还是会及时拉住他,而他也只能被他拉着,目送前边的身影渐行渐远,还有阿尔弗雷德那蔑视的回眸。

“别冲动哦,俄/罗/斯。”弗朗西斯的话自动回响。他无时无刻不想弄死阿尔弗雷德,碍事的家伙除掉该多好……可他又偏偏是国家。

那时候伊万真希望王耀能回头看他一眼,一眼就好,哪怕是那种他所习惯的冷冰冰的阳光也好……没有,一直没有。等好不容易他们终于谈完了,两个人还来不及续旧,王耀就急匆匆地被上司带走了。中国的行程很紧,阿尔弗雷德明显掐准了时间。

真冷啊……伊万吸了吸鼻子。他明明习惯了寒冷,习惯了孤独。明明很清楚他们身上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为什么还是好不甘心?

气势澎湃的交响乐打断伊万的思绪。伊万瞟了一眼手机,还是刚才的号码。

伊万等了一会,接通。

“说吧,你有事。”王耀的声音精神了不少。伊万一时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么哑着。

“别不说话,长途贵。”王耀好心提醒道。

“Я……我们家……杜马团访朝这事……你怎么看?”

“挺好。”大半夜一个电话把他吵醒不撒娇是要讲国事?这大家伙今天怎么了?

“他们说……我们家会接过北京对朝鲜影响,北京会不开心。”

“为什么?垄断和朝鲜的关系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利益吗?你什么时候相信那群外交门外汉的碎嘴子了?”

“他们在替俄/罗/斯吃中/国的醋!”

“不会的。别想太多,万尼亚。这对中朝俄朝关系都好……”

“一点也不好!!”

带颤音的娃娃音下了王耀一跳,一字不漏清晰地很。果然是吃醋了吗……王耀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都没意识到嘴边不经意勾起的笑容。

果然这个皮糙肉厚的大男孩心思比谁都敏感。

“万尼亚?”王耀试探性地唤道。

“万尼亚?”没人吱声。

“伊万?”

“对不起……我们还是谈能源问题吧……”

“伊万,你听我说……”

“我觉得小耀家上司提的一带一路方案很棒,这样……”

“伊万!”

“这样就有更多时间见面了。上次在越南都没好好和小耀说上话……”

“万尼亚,你冷静点。”

“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到你……好好休息吧,我……”

“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爱你)”

西伯利亚的寒流放缓了脚步,竟然如同春风一般轻柔。周围嘈杂的一切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伊万半张着嘴,耳畔还回荡着那一句标准的俄文。

“伊万,我爱你。”王耀担心伊万没听到再重复了一遍,果然那头马上乖乖地没了声响“冷静下来了吗?”

“……嗯!??”伊万木木地回答着。

小耀,在和他,表白??后来伊万反复回忆起这一幕时十分懊恼,当时候就应该仗着脾气要小耀多说几次。

“好,现在告诉我,你到底要说什么?”轻柔地就像真的伏在肩头低语“不要撒谎,万尼亚。”

我……

我想你。

我讨厌阿尔弗雷德和你走近。

我想做一个普通人和你在一起。

我爱你……

“想见小耀……”伊万提出自己稍稍有些无理的要求,所有炙热的词句浓缩成一句话。

我好想见你,想当面告诉你,想抱抱你,想亲吻你……

好怕你会失去,就像小时候一样,近在眼前又遥不可及。

“万尼亚……”王耀深呼吸平稳自己的心跳“下个星期……给你一个下午。”末了还不忘强调了一下“就一个下午!”

真是乱来,太冲动了!王耀暗骂自己太感性想狠狠地甩自己一个大耳巴子让自己清醒一下,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么做也不坏。

明天跟上司随口提一下……就当是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好了。王耀给自己找了一个看上去十分漂亮的理由。

他王耀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

“好了好了。外边冷,快回家。”

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爱你你才不会质疑我对你的爱?

那就多说几次吧……

“真暖和啊……”伊万捧着围巾恋恋地吸了一口。踩着被路灯染黄的积雪,脚步轻快。

六月天的太阳不及冬夜莫斯科的万家灯火,不及东方人眼里潭水似的柔情。

【X小番外X】

【X球日报:俄杜马团访朝,中国才不会吃醋!】

“这什么标题啊……”王耀把报纸扔在一旁。

“祖国同志怎么了,很热吗?”

“不是……你忙你的。”

评论(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