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纪守法

我也喜欢。

【亲子分】标题我没想好

@刺猬 的点文
亲分对番茄过敏设定
he,还是舍不得虐他们

———————请沿虚线对折————————

急症室的灯红了。

罗维诺双膝发软,跌跌撞撞地去撞急症室的门。费里十分及时地抱住哥哥往回拖。

安东尼奥在里边,为什么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明明只是一张门,为什么却似相隔了两个世界。

1)

安东尼奥回到家看到客厅里的罗维诺坐在一堆瓶瓶罐罐中喝了个烂醉如泥,而那些瓶子罐子不是装酒的,而是各种调味料。罗马诺喝完手里的白醋愣愣地看着安东尼奥,然后被对方发狠地抱住。

“没事,没事,会过去的……”温柔的鼻子扑在耳边,背上的手一下一下有节奏地轻轻拍击着。罗维诺渐渐地放松下来,眼圈一红流下两行泪来无声地哭着,而安东尼奥在这时悄悄地摸走了他手里的醋瓶子扔开,轻轻地哄着。

罗维诺把脸埋在恋人的肩头抽泣着。洗衣液香味混着他最熟悉不过的酱油味和醋味,可他偏偏尝不出来。

安东尼奥见罗维诺冷静了下来,把他扶到沙发上理了理对方有些杂乱的碎发,那根调皮的呆毛像秋天的杂草,无力地耷拉着。

安东尼奥趁罗维诺不注意迅速地用衣袖擦了一把眼泪,飞速地吻了一下男孩的眼角露出那个百看不腻的笑容,嘴里不停念叨着:“没事地,没事的……”

他在安慰罗维诺,也在安慰他自己。

罗维诺咬着唇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我去做饭。”他说服自己挣脱那个温暖的怀抱,留下一地狼藉和一个有些残忍的背影,凝固在安东尼奥上扬的嘴角上。

厨房里剁案板的声音整耳欲聋,安东尼奥缓缓地蹲下身慢慢收拾着一地的调味料,一滴不经意的泪砸在酱油瓶上。

没事。

罗维诺看着案板上的鱼被他切成大大小小不规则的好多块很是恼火,一股脑地把他们全推进水池。

没事。

然后拿出一块牛排来。这次他切地很整齐,可他突然想起牛排是不用切的,然后他又扔掉了他们。

没事!

罗维诺望着水池里浮着的肉块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顾不上把手洗净捂着脸失声痛哭。

没事,没事……

厨师罗维诺失去了他的味觉。在拿到医院诊断报告时整个世界都坍塌了,而安东尼奥一直在他的身边支撑着他,不离不弃。

安东尼奥原本是一个好恋人。可在他失去味觉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他红着眼圈趴在他的肩头痛哭的时候他也是像刚才一样拍着他的背,呢喃着他的名字安慰他,然后在他冷静下来以后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告诉他没事。

没事。那张无论何时看到都会觉得很温馨的笑配上这两个冰冷冷的字一切都陌生了。罗维诺觉得恍惚,他胡乱摸了几把,安东尼奥牵过他的手捂着自己的脸告诉他他在这里。这个举动让罗维诺鼻尖又是一酸。这一次不是觉得难过,而是庆幸。

庆幸他还在自己的身边,庆幸他在乎自己。

费里西安诺知道哥哥失去味觉的事情当天晚上从意大利赶到了西班牙。那时哥哥正躺在安东尼奥的怀里哭到睡过去,眼睛红肿得厉害。

为了陪哥哥,他在西班牙留了下来。他和安东尼奥想尽一切办法转移罗维诺的悲伤,可吃饭永远是他们绕不过去的坎。费里西安诺望着围着哥哥哄来哄去的安东尼奥心里很过意不去,而安东尼奥只是笑,告诉他没事。话音刚落罗维诺打翻了安东尼奥手里的意餐——那都是罗维诺曾经爱吃的。

罗维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暴躁,但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失去味觉的痛苦。

安东尼奥安抚的笑容让他痛心。

安东尼奥是个好恋人……好到近乎让人厌恶的地步。

过了几天费里西安诺回意大利了,而在那以后罗维诺终于开始好好吃饭——但他只吃自己做的一些黑暗的料理。随意地把能找着的食材切碎,再把所有的调味料混在一块炖着,没有了就让安东尼奥去买,然后炖到黑糊糊的端上桌逼着安东尼奥一起吃。而坐在餐桌对面的家伙总会很认真地一点一点地吃完,然后拉过他的手告诉他真的很好吃。而这个时候罗维诺会避开他的眼睛,一言不发。

骗子。罗维诺窝火得很。即使他尝不出任何味道,但他很清楚那对任何一个人的味蕾来说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折磨。可安东尼奥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无论是吃他做的菜,还是罗维诺失魂落魄地攀上爱人的肩头哭泣,总能听着安东尼奥絮絮叨叨地说“没事。”

于是罗维诺就发了疯似的发明他的“新菜”,然后逼着安东尼奥吃下去。他不确定自己这么做到底要的是什么,是想听安东尼奥的实话,还是想把他赶走?他是想让安东尼奥讨厌他?不,他比他,或许只是想让安东尼奥和自己一样难过而已。

罗维诺真的很想问拎着安东尼奥的领子问他。为什么要笑,为什么要说得那么轻巧,为什么在他最难过的时候隔得远远的?就像现在,他蹲在厨房里哭泣,可安东尼奥还在客厅。一定是被他吓住了,不敢靠近。

就连他也把自己当成了疯子……

罗维诺扶着壁橱站起,险些把菜刀碰掉。他拿起菜刀继续剁着案板,一下一下得像是要把那可怜的木头劈开。振地桌子一震一震,桌子上的塑料袋也一震一震,然后轱辘轱辘滚出几个水灵灵的番茄来。

番茄。罗维诺突然愣住了。他想起以前很喜欢吃番茄,可在家里吃得很少,因为安东尼奥对番茄过敏。想到这里他举起其中一个想要把他狠狠地压在地上。一个点子如同晴天霹雳在脑中一闪而过,罗维诺猛地刹住车,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番茄。

一股邪念从心底升起,罗维诺的嘴边勾起一个有些扭曲的弧度,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2)

厨房里突然变安静了,安东尼奥稍稍舒了口气。厨房里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很快宁静被富有节奏感的切菜声打破,每一击正好敲在点上,有那么一瞬间安东尼奥以为那个曾经的大厨回来了。

可旋即便有一股更大的不安涌上心头。比起这种音乐般的切菜声,安东尼奥居然会觉得剁菜板的声音会更让他安心。这时门打开了,

“安东尼奥。”罗维诺把一盘切好的番茄放在桌子上,满意地看着安东尼奥有些错愕的表情“吃饭吧。”

安东尼奥发誓这是他这几个这几个星期以来第一次看到罗维诺的笑容,也是他今年在家里第一次看到番茄。罗维诺知道安东尼奥对番茄过敏,所以大厨师从没有做过含有番茄的菜,可今天……

“你不是爱我吗?”罗维诺带头捻起一块番茄丢进嘴里,朝安东尼奥招了招手“我做了饭,一块吃吧。”

罗维诺看着安东尼奥强撑着的微笑十分畅快。他甚至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安东尼奥摇头,告诉他他不能,然后离开。或者安东尼奥生气发脾气,骂他一顿然后离开。或许什么都不做,就像这样看着他,然后失望地离开……总之,他会离开,他亲自赶走了安东尼奥。想到这里罗维诺突然开始害怕起来,但他把这认定为是畅快。

就是在这胡思乱想间,安东尼奥和他擦肩而过。

走吧,走吧。你早该走了。罗维诺闭上眼睛,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

你根本就不懂我,你根本就不理解我的痛苦……

没什么好痛苦的,他已经失去了味觉,失去了厨师最重要的东西。那么安东尼奥——罗维诺最重要的人同样可以失去……

“太好吃了!亲爱的!!”安东尼奥端着最后一块番茄跳到罗维诺眼前“你应该尝尝,你瘦的厉害。记得吗,你以前最喜欢的食物就是番茄……”

安东尼奥闭了嘴,他看到罗维诺在往后退。安东尼奥试探性地超罗维诺靠近,而每当他靠近一步,罗维诺就会往后退一步。他害怕了。“我做错了什么吗?”安东尼奥有些无措地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番茄,然后当着他的面吃下了最后一块番茄,举着空盘子给他看“亲爱的,别害怕……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我们两个还在一起,没事的……”

“没事!没事!没事!!!”罗维诺嘶吼着,野兽般地扑过去拎着安东尼奥的衣领“你当然觉得没事了!你不是个厨师!你没有失去你最重要的东西!你当然会觉得没事了!!”

“你这个笨蛋!傻瓜!什么都不懂!!你只能在一旁看着我笑!看着我笑!”

“你这个骗子!骗子!大骗子!!!”

锁扣“咔哒”一声,门被拉开了。“哥哥!”大老远就听到屋子里的咆哮声。费里西安诺拉开门,看见自家哥哥骑在安东尼奥的身上冲着对方的脸破口大骂。而安东尼奥……费里西安诺惊愕,冲上去不顾一切地抱住罗维诺“哥哥!!冷静啊!”

“骗子!大骗子!!”

“哥哥冷静!”

“你是我最爱的人,你为什么要……”

“哥哥!安东尼奥先生晕倒了!!”费里西安诺急疯了。不知是他的力气太大了还是罗维诺听到这句话突然傻住了,总之罗维诺突然就被拉开了,费里西安诺险些摔倒。但他也顾不了那些了,把哥哥推到一边去扶安东尼奥“安东尼奥先生?安东尼奥先生??”

“罗维诺……”安东尼奥的声音小得可怕。费里西安诺赶紧把耳朵凑过去听“亲爱的……对不起我都……很抱歉……但是请联系一下医生……”断断续续地语无伦次,但是“医生”这个重点费里西安诺还是抓住了。费里西安诺赶紧掏出手机联系医生,罗维诺颤颤巍巍地趴到安东尼奥身边。

“……安东尼奥??”罗维诺轻轻地唤着爱人的名字,安东尼奥的双目紧闭,苍白的脸上开始浮着些许豆豆……

他像弟弟一样凑到安东尼奥的嘴边听他说话,却只听到了一串粘糊的西班牙语,然后就是紧促的呼吸声。

3)

罗维诺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浑浑噩噩地跟着哥哥一块来医院,然后目送着重要的人被推进这里,然后就亮起了红灯……是谁?这个重要的人,是“味觉”还是安东尼奥?

明明清楚地很……罗马诺紧紧地抱住费里西安诺,弟弟就像安东尼奥一样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耳边绕着温和的话语“没事的哥哥,不会有事的……”

又是“没事”。可罗维诺这次再也烦躁不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莫大的恐惧。

罗维诺在半小时前还在拎着安东尼奥的领子问他。为什么要笑,为什么要说得那么轻巧,为什么在他最难过的时候躲得远远的?

明明都知道答案,却一定要对方说出来。不,就算对方说出来,他也不会知足。

因为我很难过,他想让我开心,他就不能难过,所以他笑。

因为我很绝望,所以他安慰我,才会把一个噩耗说得那么轻松。

因为我疯了,他害怕他的靠近会伤害到我,所以他选择了远远地看着。

如果立场交换,他也会这么做。而他所有的愤怒,只是想让自己最爱的人陪着自己一起难过而已。

他看到安东尼奥在他以为自己看不到他的地方偷偷地抹眼泪,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才会得到一丝慰籍。虽然这丁点的慰籍远远不及心绞般的疼痛,但他还是想要再多,更多。

可安东尼奥仍然陪在他身边由他胡闹。

如果仅仅只是味觉就可以让他这样生不如死。

那如果安东尼奥就此离开,他又会怎样?

几小时候,手术灯亮得比预料中的还要快。费里西安诺看着推着病床走出来的医生下意识地想站起来,可罗维诺靠在他的身上睡得死熟。无奈之下叫住了末尾的小护士,问他安东尼奥的情况。

“他啊,没什么大问题。还好送的及时,洗了个胃,休息几天就没问题了。”小护士有些腼腆地说道“不过以后可不能让病人再吃番茄了,会闹出命来的。”

“谢谢您。”费里西安诺道谢,逛了逛罗维诺的肩想把他摇醒,“让他休息一会吧,看他的脸色像是很久没有休息了。”小护士说着跟费里西安诺道别,快步赶医生去了。

嗯,这样也好。费里西安诺目送了小护士一会,转而凝视着哥哥的脸,拭去罗马诺眼角的泪水。

4)

罗马诺看到过一句话:“最先说对不起的人才是用情最深的一方。”

“就在这里。”费里西安诺指着其中一间病房。罗马诺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安东尼奥坐在床上安静地看着书,见到来人兴奋地坐直了身子。“罗维诺……”还没等他说要罗维诺一头扎进安东尼奥的怀里,熟悉的气味让他安心。

他还在,他没死,感谢上帝……罗维诺一下一下地数着安东尼奥的心跳声。

是时候说出那句话了……罗维诺抬起头,安东尼奥有些宠溺的捏了捏他的鼻子“刷”地一下脸红了,不过现在还不是傲娇的时候……罗维诺红着脸深呼吸。

“安东尼奥,我……”

“抱歉,罗维诺。”安东尼奥捧着罗维诺的脸额头轻蹭在一起“过去是我太粗心了,没有考虑周全……原谅我,好吗?”

罗维诺呆呆地注视着对方温柔的眸子几乎要融进去。他把对方推开生气地去捶对方的胸脯“不许道歉!不许道歉!给我收回去!!”他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

“可是亲爱的,番茄真的很好吃,只是可惜……”

“别说了!!”

安东尼奥见男孩的眼眶里开始打转赶紧及时地闭了嘴,倔强的样子逗笑了他,宠溺地揉了揉罗马诺乱糟糟的头发,扳过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身上。

留点时间给这对恋人吧,他们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说……费里西安诺早就轻轻地离开了房间。看来这次回意大利,不用这么频繁地来西班牙了。

不过这并不坏,对吗?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