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纪守法

我也喜欢。

【红色,dover】朝夕

其实前边都是红色组……dover在后面
情人节快乐,新年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都可以开开心心的(=・ω・=)
国设
短小
纯糖













伊万盯着酒杯里摇晃的倒影发呆,余光寸步不离远处和其他国家化身谈笑风生的中/国。

“俄/罗/斯先生……俄/罗/斯先生?您有在听吗?”拉/脱/维/亚刻意压着声线,同时理了理自己的刘海顺手把额头上的细汗抹掉,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紧张。

嗯?伊万回过神来,看了看拉/脱/维/亚,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中/国,视线溜了一圈以后又转回了自己的酒杯。拉/脱/维/亚深吸一口气,自己都没意识到声音有些许颤抖“既然俄/罗/斯先生今天状态不好……那我们两国之间的合同就完全交给上司吧……我们……我就不打扰俄/罗/斯先生了。”说完以后跟伊万道了别,一溜烟地跑开了。

伊万应了一声,也不知对方有没有听到,继续晃他的酒杯。

小耀笑了……伊万时不时地瞥一眼王耀。王耀的微笑总是淡淡地,波澜不惊,时而温暖,时而炙热。更多时候像是南极的阳光,看上去很温暖其实很寒冷。他举起酒杯,透过红酒观察着王耀,那双被染成的暗红色眸子像是添了一层滤镜一样添了几分妩媚。

虽然对方的嘴角勾起的是公式化的弧度,但伊万还是感受到他现在很开心。

王耀在为自己的国家兴奋。

手里的酒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紧接着法/兰/西顺势拉开伊万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法国人很优雅地喝完自己手里的红酒,甩手一变成了一朵鲜艳的玫瑰花。“伊万,哥哥来跟你谈些事情怎么样?”

酒杯里的红酒还在晃动。伊万轻笑,丝毫不给对方面子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敢情你来是跟我谈生意的?”

弗朗西斯打了个响指:“pas mal(没错),哥哥我连合同都带过来了~”话音刚落手里的玫瑰又变成了两份合同递到伊万面前。伊万有些烦躁地推开那两份合同“行了吧,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插管上司之间的事了。说吧,你找我干什么?”

弗朗西斯笑着收起合同“也没什么,就跟你聊聊呗。”

“聊什么?是制裁还是修正主义?”伊万打趣着问到,当然这里头还几分是心里话。

“真无趣。怎么不去和他们聊聊?中/国也在那里哦~”弗朗西斯轻点了下远处的人群,意料之中地捕捉了伊万眼中一闪而过的暗淡。

“那你们会说什么呢?说我插管你们的内务还是监听你们?”伊万特地地用了“你们”这个词。他不可能会忽视坐在身边的这位不止是跟他玩的还不错的朋友,还是北约国家法/兰/西。

弗朗西斯无奈地怂了怂肩“这个哥哥我个人就不感兴趣了。不过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真可惜呢。”法/兰/西不忘给伊万抛了个眉眼,也钻进热闹的人群中去了。

伊万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过他了可没心情跟那帮人一块说笑。这场宴会估计还有段时间才结束,可他实在是有些待不下去。他想要休息一会,便跟主办方打了声招呼以后一个人走到酒店外边呼吸新鲜空气,偏冷的温度让他精神了不少。

红酒太腻了。伊万随手掏出大衣口袋里的伏特加,拧开瓶盖灌了几口。意犹未尽,准备再多喝几口的时候手里的伏特加被人突然抽走。刚恢复好心情的伊万又被点燃了怒火,正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突如其来的强盗却在跟对方四目相对的刹那洗刷掉了所有的愤怒。

“被我抓到了吧,又喝酒。”王耀炫耀般晃了晃手里的伏特加酒瓶,脸侧的青丝调皮地飘着。

伊万克制住自己想要把王耀圈外怀里撒娇的冲动。他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中/国找我有事吗?”

“有啊,想跟你谈谈我们之间的生意。”王耀从公文包里翻出几张纸“我连合同的复印件都带来了,要看看吗?”

伊万接过王耀递来的文件,两个人并肩过了马路。波光凌凌的湖面映着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中国人欣赏着东欧人雕刻般的侧脸,而东欧人很认真地阅读着文件上的单词,

该死,一个单词都看不进……伊万习惯性地单手拿着合同,不一会一只微凉的手不安分地顺着他的胳膊摸住了他垂在一旁的手,纠缠在一起渐渐十指相扣。

“小耀……”

“冬天真冷啊……对吧,万尼亚。”习惯性的公式话笑容配上那双郁金色的眸子温柔地几乎要溺死对方。

伊万欣喜若狂,情不自禁地在爱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变本加厉地去啄对方的唇,唇齿纠缠了一会后两人相视而笑,也不知什么时候伊万把王耀的手拉入了自己的口袋互相汲取热量。

两人看着那几份不属于他们的法文合同,苟且地享受着片刻宁静的时光。




马路另一边远远地看着这一切的英/格/兰黑线。

好呀王耀,原来这就是你说的那笔大生意。

【后续】

车来车往对面的两个人做了什么亚瑟虽然看的不全但也猜了个大概。但是伊万拉着王耀的手揣进自己的口袋的画面却停留在了亚瑟的脑海……亚瑟很不想承认自己被这个画面洗脑了一整天。

国家代表陆陆续续在机场分别,最后只剩下他和弗朗西斯两个人。亚瑟踌躇了许久,深思熟虑后深吸一口气,朝弗朗西斯奔去。

弗朗西斯觉得亚瑟今天格外反常。他有些疑惑地蹙了蹙眉,很认真地回答着英/格/兰问的一个个有的没的的问题。真奇怪,小家伙什么时候肯这么心平气和地跟他谈国事了?

可没过多久英/格/兰就暴露了他的小心思。在生意谈到一半的时候自己的手突然被对方拉住,亚瑟装作不经意地往口袋里塞。

“我认为脱欧提出的资金……的……资金……有些……”亚瑟开始语无伦次,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怎么也塞不进自己的西服口袋……

不是吧!亚瑟的脸开始迅速升温,旋即恼羞成怒地一把甩开弗朗西斯的手:“你他妈的!!自己去玩吧!”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搞了半天就这样?

弗朗西斯“噗嗤”一声,终于忍不住放肆地笑了起来。机场里法/兰/西的步子和他的笑声一样响亮,一点一点地追上眼前的恋人。

 

评论(8)

热度(54)